太监百科

广告

企业里存在“太监文化”吗?

2011-06-02 18:04:28 本文行家:蓉蓉黄

什么是“太监文化”?应该说,有历史的东西都有文化元素。中国的历史悠久,连饮食、厕所都上了“文化”这个大雅之堂,更何况“太监”这个在人性世界中是一件很特殊的东西。

      有位朋友被组织派到一个重点国企当老总。赴任前我们几次闭门酣谈。一个是肩负重任如履薄冰但视雷区为鲜花的“战区新帅”,一个是遇狼侵害遍体鳞伤已领悟江湖险恶的“商场败将”。极目蓝天,云卷云舒;品茶论道,海阔天空。因是朋友,我便无视“败将”之耻,扯起了企业里一种令我深恶痛绝的“太监文化”现象。

企业里的奉迎企业里的奉迎

      太监,是封建专制制度下的产物。君主时代,皇帝大人为了防止后宫妃子们耐不住寂寞干出让皇帝有失脸面的事情来,都要对那些在后宫上岗的男性服务员的那个容易惹事的家伙进行世界上最残忍、最不人道的阉割“手术”。从生物学角度说,太监是一个残缺不全的生物体,这种残缺不全的生物体,必然带来心理上某种程度上的残缺不全。古时太监的来源大概有几种,一是生计被迫谋个饭碗以图生存,二是被人强迫阉去六根转卖宫中,三是自阉阳具立志进宫以图发迹。这三种,尤以第三种太监最为可怕。这种人连自己身上最宝贝的东西都可以自阉,天底下还有什么事情不敢做的呢?明朝大太监、后来成为明朝阉党领袖的魏忠贤、清朝的大太监安德海、李莲英等,都属于这第三种人。这些人一方面承受着阴暗人性的残酷迫害,成为野蛮制度下的受害者,一方面又因其畸形心理和阴暗人格,反过来害人,甚至祸国殃民。这些大太监,呈现的是奴性十足、残忍阴毒的丑恶嘴脸,狗性与狼性兼有的人格形象。
      什么是“太监文化”?应该说,有历史的东西都有文化元素。中国的历史悠久,连饮食、厕所都上了“文化”这个大雅之堂,更何况“太监”这个在人性世界中是一件很特殊的东西。“文化”里有珍珠也有糟粕,而“太监文化”,恐怕是纯糟粕而不会有什么珍珠之类的了,因为,它的人性曲线图是不一样的,在这种“文化”中,人性被扭曲并向恶方向发展。太监们最懂得观察和利用他的主子的弱点,并千方百计地有意扩大这种弱点,治事治国无方,阿谀逢迎有术;举贤荐能无策,献谗害人有道;安良哺善无谋,拨弄是非有计;荣辱与共无心,结党营私有胆。“太监文化”的杰出人物当数秦朝的赵高,东汉的侯览、唐朝的仇士良、高力士、明朝的汪直、魏忠贤、清朝的安德海、李莲英。奉迎是“太监文化”中的招牌菜,因为太监们深知人虽有两只耳朵,但基本上功能单一——爱听好话。连上帝都爱听好话,谁还不爱听好话呢?
有一个很经典的“太监杰作”——慈禧六十大寿,这个杀人不眨眼的老佛爷也想摆摆积善行德从不杀生的样子给世人看看。于是,在颐和园的佛香阁下,一笼笼的鸟由李莲英指挥摆成一整排,然后由慈禧一一开启笼门放飞小鸟,场面甚是壮观。但这些鸟东西真不识好歹,给它自由不要,在空中盘旋了一阵子又吱吱喳喳地飞回笼子来。慈禧有点不快,便问李莲英:“小李子,这些鸟儿怎么不飞走哇?”李莲英急忙跪地叩头道:“奴才回老佛爷的话,这是老佛爷德感天地,泽及禽兽,鸟儿才不愿飞走,这是祥瑞之兆啊!“
——你看这大太监的马屁拍得如何?确实有水平!

李莲英李莲英

       慈禧虽被拍得舒服,但也知道这是大太监在蒙她。因为怕在场各种看官笑她昏庸,为显示一下“英明”,于是怒斥道:“好大胆的奴才,竟敢拿驯熟的鸟儿来欺我!”李莲英知道慈禧不会把他怎么样,赶忙躬腰禀道:“奴才怎敢欺骗老佛爷,这实在是老佛爷德感天地所致。如果是我欺骗了老佛爷,就请老佛爷按欺君之罪办我。不过,在老佛爷降罪之前,请先答应我一个请求。”
       没人敢如此大胆地在老佛爷面前讨价还价,慈禧听了,立即心感不快,铁青着脸,但为显示大度,还是同意了李莲英的要求。李莲英说:“天下只有驯熟的鸟儿,没听说有驯熟的鱼儿吧?如果老佛爷不信自己德感天地泽及鱼鸟禽兽,就请把湖畔的百桶鲤鱼放入湖中,以测天心佛意,我想,鱼儿也必定不肯游走。如果我说错了,请老佛爷一并治罪。”慈禧有些疑惑,便来到湖边,令人把鲤鱼倒入昆明湖。真也奇了,那些鲤鱼游了一圈子,竟然又纷纷游回岸边,排成一排,远远望去,如朝拜一般。这下子众人皆惊,连慈禧也有些迷惑,明知李莲英在糊弄自己,但至于用了什么法子,一时也猜不透。李莲英见火候已到,便跪在慈禧面前:“老佛爷真是德配天地,如此看来,天心佛意都是一样,由不得老佛爷谦辞了。这鸟儿不飞去,鱼儿不游走,那是有目共睹的,哪是奴才敢蒙骗老佛爷,今天这赏,奴才是讨定了。”说完,立即高呼万岁,随行百官哪个还敢不凑趣,一齐跪拜在老佛爷脚下。
      事至如此,慈禧有怒也不会发了,满心欢喜,便把脖子上挂的捻珠赏给了李莲英。慈禧太后何许人也?一个全中国再也没有比她更精明老辣的女人,竟然也被大太监的雕虫小技阿得没有办法聪明起来。
       当然,有这小小的奉迎,也会有祸国殃民的奉迎。动用海军经费三千万修建颐和园,也是李莲英“逢迎有术”的证明,这里暂且不说。 
       太监之所以能够成气候,有件事是很能说明问题的。唐朝大太监仇士良,从事太监工作四十有余,在此期间,他杀过一个妃子、两个王、四个宰相,从一个小太监做到楚国公、右神策军、知内侍省事。换成现在的说法,就是从一个小办事员做到了省部级干部。在这个大太监善终告老之时,向小太监们面授一套挟制皇帝、专擅大权的“秘诀”。仇士良说:“为了你们的前途,我把这些在皇帝身上用了多年十分有效的经验告诉你们,以后你们照这些方法去做,差不了。你们侍奉皇帝,第一定要注意,千万不能让皇帝闲着,皇帝一闲着,就想读书,就想接待儒臣听这些儒臣意见,就想增加知识增长智慧,就不再追求吃喝玩乐。这样一来,我们哪里还有机会掌握大权呢?因此,要千方百计地让皇帝恣意挥霍,不但要投其所好,而且为引导他享乐,不要给他留出一点空闲。这样,皇帝就不再留心学问,也无暇过问政事了,反而觉得我们对皇上忠心耿耿,这样,我们就有机会了。”明朝的魏忠贤便是如此传承了太监前人的衣钵。明熹宗有一个爱好,特别喜欢做木匠活,刀锯斧凿样样精通,尤其喜爱一些小机巧的东西。魏忠贤见此,投其所好,经常别出心裁地搜罗一些精巧小礼品献给给熹宗,诱导玩乐。尽管有许多大臣包括皇后都提醒过皇帝说此太监不可靠,但熹宗就是执迷不悟,把许多忠告抛之脑后,视魏为心腹太监须臾不离,任魏假借君命肆意妄为。魏得此天时地利,结党营私,铲除异己,其党羽遍布朝中,甚至到了天下人只知魏忠贤而不知明熹宗的地步。魏忠贤擅权时,阉党高举的屠刀第一刀就砍向那些由正直忠诚、学问渊博、品格刚毅、忧国忧民的知识分子组成的东林党人(耳熟能详的一幅对联”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就是东林党人所言),排除了他谋取天下的大绊脚石。魏忠贤自称“九千岁”,生日祝寿那天,各地官员争相朝觐,踩掉鞋子、扯破官服不是什么新鲜事。祝寿的人恨不得喊破嗓子让魏大人能够听见,听见什么呢?你喊一句“九千岁爷爷”,我就喊一句“九千九百岁爷爷”!老天爷,与“万岁爷皇上”只有百岁之差!   如不是明熹宗死得适时,明朝的历史恐怕就要改写一段”魏史之乱“了,那时的魏忠贤可真的成了“万岁爷”了。
      太监,虽是小人,志向从来不小。李莲英家财不逊国库,魏忠贤差点得了天下。说起来也简单,太监之大志,无非志在权、财二字。小人心机不少,也容易得势,但明智者是不会上当的。清朝十三帝似乎就没有过太监得势之说(慈禧老佛爷当然不算在内)。而清朝十三帝,应该说是中国历代王朝中总体上最为勤勉敬业的皇帝。这自然是题外话了。
     每个企业都会有一种文化特质潜在其中,企业小,这种特质表现不明显。企业大了就明显得多了。企业越大,文化因素的影响力也越大。经商需有术,经商更需有道。牛根生说过,“小利靠智,大利靠德”,说的也是经商之道。这个“道”,就包含了“文化”。文化力决定了企业的凝聚力和持续发展能力。许多有头脑的民营企业家,都会关注企业文化问题。但民营企业是一个极容易产生“太监文化”的地方,尤其是那些家族企业。为什么这么说?我们可从上述“太监现象”知道,“太监文化”产生之因,盖源于权力集中于一人身上之故。在民营企业中,资本决定一切,资本决定了民营企业领导人的地位和作用,谁资本大谁就是牛魔王。况且,目前这个阶段的大多数新生的中国”资本家“,从真正意义上来说,还没有经过现代资本主义的洗礼,很容易与几千年来的封建主义结合在一起,企业就是小小王国,老板就是君临天下的帝王。企业领导人如果明智一点,就会压缩那些擅长于在“帝党”、“后党”甚至“妃党”中周旋的“太监”们的活动空间,限制“太监文化”的发展。如果不明智又缺乏素养,“太监文化”的滋生甚至盛行都是不可避免的。
      但我以为,“太监文化”并非民营企业独有,国有企业也难以避免这种文化的侵袭,尤其是那些监管机制不到位的企业更甚,李莲英、魏忠贤等这些“太监”是不缺乏的。这些国有企业,其“太监文化”的色彩并不比民营企业淡薄,一旦企业领导人拥有“绝对权力”可以独断专横,完全或者基本上失去制约,其“太监文化”甚至将表现得比民营企业更为“色彩斑斓”。从资本的本质角度看,民营企业起码产权归属明确,假设太监文化不可避免,其老板再不“明智”,总有一天也会清醒的,因为他要对自己的“江山”负责,除非他不要“江山”。而国有企业呢?产权基本是泛化的,大江山有共产党扛着,小江山毁了又能怎么样?不过是冰山一角。尽管有许多制度,但是,这种建立在领导人的觉悟基础上的经营体制,一旦企业领导人的觉悟出了问题,如果再有那些太监们兴风作浪,那就危险了。
分享:
标签: 太监文化 | 收藏
参考资料: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